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连线杂志:扎克伯格渡劫

2月4日,在Facebook创办14周年时,CEO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的主页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扎克伯格说:“这些年来,我几乎犯过了你能想象到的所有错误。我在技术上犯过错,也做过坏的交易。我曾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也曾将有才华的人放在了错误的岗位上。我曾错过重要的潮流,也曾被其他人领先。我也曾推出过失败的产品。”

而Facebook之所以至今仍然存在,“原因并不是我们规避了错误,而是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足够重要,让我们可以不断尝试,去应对最大的挑战——我们清楚自己会不断遭遇失败,但是这才是获得进展的唯一方式。

扎克伯格发表这篇帖子的同时,也是Facebook遭遇巨大挑战的时刻。尽管这家公司看上去强大无比:拥有20亿的月活跃用户,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是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连线》杂志3月刊的封面文章,通过采访51个现任和前任的Facebook员工,描述了过去两年Facebook遭遇的挑战。杂志的封面是扎克伯格的大头像。但是,不同于大多数杂志封面上商业人物被处理得很好的照片,封面上的扎克伯格鼻青脸肿,在眼角处还贴着一块创可贴。

Facebook的挑战,一方面来自于传统媒体行业的仇视,原因显而易见,因为Facebook拿走了它们的内容,但却没有为它们创造收入,文章中就用了不少篇幅描写默多克和扎克伯格的交流,以及这位大亨对Facebook的敌视;另一方面,则是Facebook在过去两年中被各种各样怀有恶意的人利用,这种利用,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表现得最为充分。

Facebook在2015年年中,超过了谷歌,成为向各家媒体引流的最大的网站。也是在那一年,Facebook推出“即时文章”功能,可以让报纸杂志直接在Facebook上发表文章。从那一年开始,Fcaebook成为了美国新闻行业的主导力量。而Facebook遭遇的挑战也由此而来。

《连线》的文章说,Facebook没有仔细思考过,成为新闻行业主导力量带来的影响。这些内容当然会为Facebook带来更多用户,增加用户的访问时长。但是,传统的媒体公司会考虑内容的质量和准确性,并且形成了一系列的成熟规则。而Facebook却很少花时间来考虑那些媒体公司考虑的问题,比如:如何做到报道公平?什么是事实?怎么区分新闻、分析、讽刺和观点?

长期以来,Facebook一直认为自己不会受到这些问题的影响,因为它只是一家科技公司——它只是为所有的“想法”搭建了一个平台,它是中立的。所以,Facebook对内容没有偏好,在Facebook的动态信息流中,你家狗的照片、严肃的调查报道、八卦新闻和虚假报道,都以同样的方式呈现。Facebook认为这是一种信息的民主化。Facebook反对“编辑理念”,也就是传统上编辑某本杂志或报纸,认为信息该如何呈现的观念,而这是Facebook的“编辑理念”。

《连线》的报道说,Facebook变成了一家统治媒体但又不想成为媒体的公司。不过,接下来,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内的人却把Facebook变成了历史上最有效的直接营销政治的宣传工具。

特朗普团队号召选民把自己的姓名、地址、投票历史等信息上传到Facebook,然后利用一个分析软件,识别出那些支持特朗普的人的特征,然后,再向具备类似特征的人推送政治广告。

同时,在Facebook上,带有偏向性的虚假内容也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比如,一条教皇支持特朗普的假内容获得了近100万条评论和分享。在竞选活动结束时,平台上最热门的假新闻比最热门的真实内容获得了更多的用户互动。

当出现Facebook上的虚假内容帮助特朗普获胜的说法时,扎克伯格曾经在2016年11月给出了一个很强硬的答复说,这是“相当疯狂”的想法。

不过,在2017年,关于俄罗斯在Facebook上购买广告,影响美国政治的证据越来越多。这个发现在美国国内引发了轩然大波。扎克伯格也开始慢慢接受,自己搭建的帮助人们联系起来的平台,正在受到利用。他和公司也开始主动采取措施来修正这一点。

比如,2017年秋季,扎克伯格在抵制了很多年之后,决定推出订阅服务,用户可以在Facebook上订阅某个媒体的内容推送。《连线》说,Facebook的新闻产品负责人哈迪曼(Alex Hardiman)等也开始意识到,Facebook长期以来一直帮助创建的是一个病态体系,它激励轰动效应,而不是准确性和深度。

扎克伯格也在1月4日宣布的新的年度个人挑战中,把确保用户在Facebook上的时间花得更好列入其中。Facebook调整了信息流算法,以鼓励“有意义的互动”。扎克伯格甚至说,他希望新变化能让人们更少使用Facebook,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鼓励人们尽量多地用。Facebook也在打击虚假内容的同时,试图挖掘好的内容,包括鼓励某些出版商在平台上的发展。他也开始跟Facebook的一些批评者交流互动,比如设计伦理学家特里斯坦·哈里斯。

《连线》总结说,过去两年的冲击,给扎克伯格本人带来的改变是,他不再像之前那样,坚持盲目的技术乐观主义,而是开始考虑人们可能会如何利用他的平台和技术;对于Facebook本身,“过去的一年也改变了Facebook对它是出版商还是平台的根本理解。”过去Facebook一直坚持认为自己是平台,现在,它在定位于平台的同时,也开始意识到要承担原本媒体要承担的责任。“出版商还是平台? Facebook似乎终于认识到它明显两个都是。”

以上就是科技杂志《连线》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过去两年遭遇的挑战的报道。希望

【GMEGA观点】 文末总结 ”过去两年的冲击,给扎克伯格本人带来的改变是,他不再像之前那样,坚持盲目的技术乐观主义,而是开始考虑人们可能会如何利用他的平台和技术“。经过了美国总统大选和苏联购买广告的政治影响,扎克伯格意识到平台受到利用,开始主动采取措施来修正,这是媒体应该要承担的道德责任。Facebook 在拥有20亿的月活躍用户同时,已经不再是个简单的SNS平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比如百度之前的莆田系魏则西事件,由于搜索关键词排名产生的交易影响,存在着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不清,影响了公正和客观。在并购Instagram、whatapp后,由于移动端用户的增长,也加大了广告业务的投放,媒体应该做到报道公平、区分事实,由平台到媒体,未来更重要的是准确性和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