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趋势:超工业时代的两个特点

在全球化、数字化愈加普及的今天,工业时代已经成为过去了吗?对此,欧洲发展与领土规划高等学院院长皮耶尔·维勒兹(Pierre Veltz)认为:“我们不是生活在工业时代的尾声,而是新型工业社会孵化的阶段”。他认为,如今的工业范畴早已超出工厂的范围,研究园区、物流中心、数据中心等需要专业技术能力的基地,才是工业产值的核心。

维勒兹在新书《超工业时代:工业、服务业的下一步——全球价值链如何革命性重组,催生前所未见的经济地理蓝图》(La Société hyper-industrielle–Le nouveau capitalisme productif)里提出了一个新概念:超工业时代(hyper-industrial),它指的是工业的发展其实没有停滞,而是以制造业、服务业、数字产业紧密交融的形式出现,“只有当工业能够参与进数字变革,融入到一个以使用与服务为主、朝向永续发展的新经济型态中,才能继续生存”。维勒兹在书中总结了超工业时代的两个特征:

第一,从最小成本到最高品质,重视消费体验与企业承诺。在超工业时代,原本属于工业和制造业的企业,不应该再去追求生产的数量(以更少的成本,制造出更多的产品),而是要从品质(以更少的成本,制造出更好的产品)入手来精进生产力。不过,品质好不代表消费者就会买账,企业还要去思考,自己商品的附加价值是什么、还能提供什么服务,才能让消费者认同品牌?

第二,从封闭到开放,与顾客、合作伙伴共同创造价值。过去,顾客只是产品的购买者,与生产无关,工厂为了保持竞争优势,把内部信息视为机密,不轻易与外部交流。维勒兹认为,在超工业时代,企业要扮演开放、或至少半开放的平台才能创造价值,因为只有通过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直接对话,或是与跨公司、跨领域的合作,才能做出更符合顾客需求、更贴近市场的产品。

维勒兹认为,在超工业时代,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不再是谁能主导某个产业,而是如何在产业价值链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外界保持频繁的互动,继而为顾客创造最大的价值。

【GMEGA观点】从李克强总理访德,工业4.0到中国制造2025,我国未来工业的核心以智能制造为主,期能发展为现代化工业强国。以前我国制造业技术含量不高,一直处于国际产业价值链的低端环节,在工信部推动下,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两化深度融合”)成为制造业的网络化、智能化发展的基础。信息技术向制造业的全面嵌入,将颠覆传统的生产流程、生产模式和管理方式,互联网制造才能够快速响应市场变化,通过快速重组、动态协同来配置制造资源。在提高产品质量的同时,减少产品投放市场所需的时间,增加市场份额。未来随着大规模定制和网络协同的发展,制造业企业还需要实时从网上接受众多消费者的个性化定制数据,开配置各方资源,组织生产,管理更多的数据应用。所以大数据带来的巨大价值正在被传统产业认可,它通过技术的创新与发展,以及数据的全面感知、收集、分析、共享,为企业管理者和业务参与者呈现出全新制造业价值链思维。超工业时代升级传统意义上的价值创造和分配模式,借助互联网平台,让企业、客户及利益相关方参与到价值创造、价值传递及价值实现等生产制造的各个环节。这种供应链S2B2C平台,才能形成新的价值创造与共享模式,开创全新的共享经济,带动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