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半导体教父”张忠谋的成功秘诀

6月5日,在台积电的股东大会上,87岁的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正式宣布退休。这件事让向来低调的张忠谋成了媒体科技版的主角。彭博新闻社称他是一个传奇,是半导体教父。全世界科技产业也很敬重张忠谋,不仅因为他创造了世界上最赚钱的华人高科技企业台积电,还因为他确定了二十多年来全世界半导体行业的一个游戏规则——半导体的设计和制造分离。

得到订阅专栏“吴军的谷歌方法论”的主理人吴军,在专栏里介绍了张忠谋和台积电的成功秘诀。下面和你分享一下。

首先,我们看看台积电有多厉害。台积电是全世界最大的独立的半导体制造公司,像英特尔、高通这样的公司,更多地集中在半导体的设计上,而台积电则负责制造。台积电牵动着全球科技业的神经,因为它制造了全球60%的芯片,芯片领域的第二名和第三名加起来还不到它的三分之一。2017年,台积电实现营收2087亿人民币,净利润接近800亿人民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台积电的市值都力压英特尔,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

更重要的是,在张忠谋创立台积电之前,全球知名半导体企业都是从设计到制造需要自己完成,设计制造一款芯片动辄需要十亿美元,半导体产业就是几个巨头的游戏,创业公司很少有机会切入。有了台积电之后,创业者只需要设计芯片,芯片的制造由台积电完成,所以全球就出现了很多半导体设计公司。这样也促使高通等公司专注于半导体设计,加快了半导体进步的速度。

那张忠谋有多厉害呢?去年,他不小心摔过一跤,全球科技巨头都马上打听摔得严不严重,要不要紧。每次台湾地震或停电,无论是苹果还是高通,首先都是打给张忠谋,问他是否生产会受到影响。

张忠谋生在宁波,长在台湾,在美国上学。虽然父亲让他学金融,但是他对工程感兴趣,在哈佛大学读的本科,后来转入麻省理工学院读硕士,学习机械工程。硕士毕业之后,他想申请博士,结果被麻省理工拒绝了。

张忠谋认为,这既是他一生遇到的最大打击,也是他一生最大的幸运,因为这样他才有可能进入半导体行业。张忠谋进入半导体行业还来自于另一次打击。硕士毕业后,他拿到两个工作Offer,一家是他心仪的福特公司,另一家是一个不知名的半导体公司。张忠谋想去福特,但是后一家公司的薪酬高一美元,他跑去找福特要求涨薪,结果被福特拒绝了,张忠谋说,他当时年轻气盛,一气之下去了那个小公司,踏入了他并不熟悉的半导体产业。

因此,人的很多成功都有运气的因素,而聪明人总是能将厄运变成好运。

张忠谋的成功,也与他事业上遇到的三个贵人有关。

张忠谋遇到的第一个贵人,是他跳槽到当时最著名的半导体企业德州仪器(TI)之后遇到的一名研究员。这名研究员叫杰克·基尔比(Jack Kilby),张忠谋经常和他一起聊天。在一次聊天中,基尔比说自己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将晶体管一个个排在半导体晶片上。张忠谋看不懂这有什么用,也不觉得他能做出来。但很快,基尔比成功了,他发明的东西就是集成电路。基尔比很多年之后还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从这件事情上,张忠谋不仅最早接触到了集成电路,而且体会了前瞻技术的力量。从此以后,那些看似和自己当下事业无关的新技术,张忠谋一律都很关心。

在德州仪器,张忠谋干得顺风顺水,他一度成为该公司主管三千人的副总裁,同时他还成功申请了斯坦福的博士,他自己说,这算是洗刷了没去成麻省理工读博士的耻辱。此后,他主管了德州仪器的半导体主要业务,直接和集成电路的另一个发明人诺伊斯,以及富有传奇色彩的摩尔博士打擂台,后者的公司叫做英特尔。

虽然摩尔提出了摩尔定律,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张忠谋执行得更好,每当公司开发出新产品,他就以每季降价10%的幅度进行降价。为了维持半导体产业的利润,工程师们不得不加班加点研制新产品。就这样,德州仪器公司一度占了半导体产业的半壁江山。

但是到了80年代,美国半导体产业被成本更低的日本挤压了,全世界最大的三家半导体公司东芝、日立和NEC都在日本。于是,56岁的张忠谋回到台湾办起了台积电。当时,台积电能够办成,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蒋经国振兴科技的政策。因为在那个年代,没有足够多的投入是很难在半导体制造上和世界大公司竞争的。所以蒋经国是张忠谋的第二个贵人。

台积电建立之后,真正的考验才开始,那就是没有订单。因为当张忠谋跑回美国寻求半导体公司的合作时,大家都把他当成竞争对手,这些公司宁可提高成本,也不愿意给张忠谋订单。这时,张忠谋的第三个贵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英特尔的传奇CEO安迪∙格鲁夫。

当时,因为受到日本半导体的冲击,格鲁夫决定停掉一些不挣钱的半导体生产,转向处理器CPU的研发。1988年,张忠谋把格鲁夫请到了台积电参观,并说服格鲁夫把制造业务交给台积电。格鲁夫虽然看穿了张忠谋的想法,但是为了和日本人竞争,格鲁夫同意和张忠谋合作,于是台积电从英特尔那里拿到了制造认证,以及大量的订单。有了英特尔的认证,张忠谋就拿下了硅谷各个小公司的订单。从那以后,半导体的设计和制造开始分离。

所以,从张忠谋的成功中,我们能体会到贵人相助的重要性。

张忠谋的另一个成功秘诀,就是把事情做到极致,提高竞争门槛。

一般认为,制造业是一个利润薄、容易被取代的行业,但是台积电越做越大,利润越来越高,它是怎么做到的呢?简单说,就是把事情做到极致。

台积电的毛利润率高达40%左右,这在半导体行业中高得难以想象,因为它的工程师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把生产线调制得非常精确,成品率比竞争对手高很多,这就是把事情做到极致的好处。今天,半导体制造不仅投入成本高,而且需要非常多的技术积累,否则就算买来最先进的生产线,也造不出有价格竞争力的芯片。而技术积累就成了半导体制造的门槛。台积电每年投入20多亿美元搞研发,就是在不断增加门槛。

张忠谋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他自己把台积电的经验总结为16个字:锁定客户、坚守阵地、设置障碍、永远创新。张忠谋认为,企业成功的关键,首先在于方向和策略,其次是找对人。为了留住人,他每年会把20%的利润分给员工。

观点 | 上世纪90年代至今,IT产业都是台湾经济的支柱,半导体代工则是台湾IT的支柱,也是全球IC产业的支柱。半导体设计是最难的技术活,半导体制造又是最烧钱的生意,于是成了技术与资金双密集行业,门槛极高。这样的大背景下,台湾走出了一位张忠谋,其创立的台积电让半导体后来者们看到了曙光,他们替客户企业严守技术机密,专职制造,甚至还能领先客户企业,依照对行业趋势的预测,研发出领先的制程和技术供对方使用。因为有了台积电,半导体行业的分工进一步细化,设计能力强大、但无自造能力的半导体设计公司们迅速脱颖而出,背靠芯片代工产业做大做强。个中典型当属在PC端向英特尔发起冲击的AMD。高通、苹果等企业也受益于台积电的代工模式,使之得以聚焦于芯片设计和品牌化管理,台湾本土的PC/IC设计企业则更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张忠谋不是创办了一家企业,而是创造并成就了两大产业:专业的半导体制造代工产业、专业的半导体设计产业,也就是在互联网模式下的协同效应。在张忠谋的三个贵人相助分享中,我们看到了产品、政府支持、大客户的重要性,这些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借鉴。他的另一个成功秘诀,就是把事情做到极致,提高竞争门槛,当我们打磨出mvp后,深耕赛道,建立护城河。今天讲到张忠谋的退休,也令我想到了之前退休的台联电曹兴诚,并称晶圆代工双雄,协助台湾很好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