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热点:腾讯的战略有问题?

互联网巨头腾讯在2017年可谓春风得意。它的股价一年内飙升了114%,并且在2018年1月涨到了超过476港币。在游戏方面,腾讯有国民级的手游产品《王者荣耀》;在金融上,微信支付同支付宝一直在鏖战,而且势头凶猛;在投资上,腾讯把优秀创始人变成朋友而不是对手的策略大受好评,在腾讯的被投企业中,有京东、唯品会、美团点评、58赶集、拼多多等一系列明星公司。与此同时,微信作为超级应用的地位稳如磐石。

不过,在2018年,腾讯却遇到了阻碍。腾讯总市值下降了1500亿美元左右。而且,腾讯在8月15日发布的半年报收入和利润,都低于市场预期,8月16号开盘,股价跌到330港币以下。

在此之前,腾讯和明星初创公司字节跳动之间已经在争夺用户时间上产生了激烈竞争。相比于字节跳动旗下的公司抖音,腾讯自己的短视频业务非常之不理想。此外,腾讯通过投资构建的针对阿里巴巴的电商与新零售阵营,似乎并没有对阿里巴巴产生实质冲击。而腾讯的游戏业务,则受到了监管政策的冲击。

投资人李国飞在8月14号发表了一篇长文《全面反思腾讯的战略》。在这篇文章里,李国飞从数据和算法的角度切入,剖析腾讯战略,在互联网和投资圈引发了很大的反响。下面简明扼要给你介绍下他的观点。

大家都能感知到,腾讯正在两个战场上同两家公司进行激烈竞争。一是和阿里巴巴在包括新零售在内的领域竞争;二是和抖音、今日头条在内容领域进行竞争。

在李国飞看来,这两场商战的实质,是“数据及算法之战”,“阿里挟零售业全产业链的数据与相应算法,头条挟内容行业的数据与相应算法,正与中年发福的企鹅进行贴身肉博”。按照他的观点,从数据和算法的角度来看,腾讯目前都不占便宜。

在PC互联网时代著名的3Q大战,也就是360和腾讯的激烈冲突之后,腾讯把新的战略确定为:连接一切,公司聚焦在两个半业务,一个是社交,一个是内容,另外半个,先是金融,后来改为互联网+,然后,通过投资的方式,把其他业务交给合作伙伴做。比如,最著名的,把搜索交给了搜狗、电商交给了京东。

这个战略在此后一直都大受好评。与之对比,另外一家巨头阿里的投资基本都是以收购结束,受到了大量诟病。

但是今天回过头来看,李国飞认为,正是这个战略,影响到了腾讯在数据上的获取。

他认为腾讯战略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腾讯只做两个半业务的战略,相当于是主动限制了自己的业务范围。而腾讯在发展过程中,其实是依赖公司内部自下而上的创新的。腾讯内部的试错文化非常有名。微信就是这样跑出来的。但在主动限制业务范围后,“长久以往,腾讯赖以起家的那种生机勃勃、百无禁忌的创新精神将受到重创,腾讯极为倚重的自下而上的创新之路就会被人为地堵塞”。

而且,未来颠覆腾讯的产品,可能来自各个角落,而非腾讯聚焦的两个半主航道。比如,抖音已经在尝试曲线进入社交。

在李国飞看来,只要新业务可以给腾讯的大数据增加新的维度,可以产生新的数据,腾讯都应该去做,而不是自我设限。

第二,通过微信“连接一切”这个战略,在数据获取上也存在问题。商家通过微信连接客户开展业务,这个过程中腾讯只能拿到登录的数据,如果通过微信支付进行交易,还可以拿到交易金额的数据,但却拿不到如商品名称、商品单价这些更有价值的交易数据。腾讯拥有的数据,主要是泛娱乐数据,搜索数据、电商数据和线下数据则少得可怜。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除了有丰富的电商交易数据之外,还在通过蚂蚁金服获取金融数据、通过菜鸟获取仓储物流数据、通过饿了么获取餐饮数据、通过盒马获取线下零售数据等等,在获取数据方面更为进取。

第三,腾讯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的投资策略,李国飞也认为并不妥帖。在他看来,如果业务足够重要,腾讯就应该努力获得控股权,或者至少进行深度业务合作,尤其在数据方面。

其他大科技公司比如亚马逊、谷歌和阿里,每年都消耗数十亿美元进行全资或控股类的投资。而腾讯的投资,相比之下更像是财务投资,只做小股东,“感觉是一家普普通通的VC或PE公司的策略,而不像一家立志提升自我核心竞争力的超级科技大公司应有的作派。”

在算法层面,李国飞认为腾讯也存在问题。根据他的了解,腾讯在算法上存在两大问题。

首先,腾讯的客户数据分散在各个部门之中,至今没有实现内部打通。比如,微信的广告业务,是由另一个部门广点通负责的,朋友圈广告其实是广点通团队的算法决定的。但是,这个算法并没有用到微信用户的各种行为数据,结果就导致不够精准。

对比之下,阿里巴巴在2015年就通过中台战略,来整合阿里内部的所有数据。

其次,腾讯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算法工程师,整个公司却缺乏一个强大的数据算法研究部门。李国飞说:“不知道是否是游戏赚钱太容易的缘故,腾讯对算法的态度令人困惑。”与之相比,字节跳动公司对算法则极为重视,“2017年时,公司一共有1500名工程师,其中算法工程师占了800名,而且还表示愿意以300万美元的薪水(主要是期权)招聘最顶尖的算法工程师”。

字节跳动的算法优势,已经影响到了腾讯的流量优势。李国飞引用最新的Questmobile数据说,“今年六月,腾讯系移动APP月度使用时长份额从一年前的54.3%下降了6.6个百分点至47.7%,而字节跳动系的份额则从3.9%疯涨了6.2个百分点至10.1%。”

【GMEGA观点】腾讯在过去十几年从一个桌面即时通讯工具进化成为一个庞大的数字帝国,成为中国的互联网BAT三巨头,其过程值得大家效仿,学习和思考。倘若人工智能是互联网的未来,那么数据和算法就是最重要的基石。马云说过人类已经从IT时代走向DT时代,IT时代是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为主,而DT(Data technology) 时代,是以服务大众、激发生产力为主。从李国飞这篇文章,在竞品的分析到腾讯赛道的研究,佐以实际的数据,很好的点出腾讯战略上的问题。它最赚钱的是游戏,但最成功的产品是QQ和微信,因为 “连接一切“,成为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但产品是战术、是阶段任务,要成为屹立不倒,百年常青的企业,靠的还是战略。以阿里巴巴来说,它的连接是控股企业的连接,最好的案例就是新零售的盒马鲜生,它是阿里动物园里面,淘宝、天猫、蚂蚁、菜鸟、到饿了么等所积累的数据以及相应算法基础上进化而来,不但有足够多的数据,同时拥有各项的数据维度。盒马鲜生的新零售模式从建立数据城堡到护城河,逐步的攻城略地和扩大。未来企业的核心是数据,行业的业务就是在生产数据,所生产的数据数量越多,维度越丰富就越有价值,同时进化的潜力也越大,企业应该以数据为战略目标,希望腾讯能改变小股东式的投资策略,同时把 “连接一切“变成 “打通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