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观点:中国进入软阶层社会

进入8月以来,关于房租租金上涨的报道开始变得密集,尤其是北京。

FT中文网专栏作者徐瑾说,租金上涨背后受到影响的中产阶层的生存状态,可能标志着中国正在进入一个阶层流动速度变慢的“软阶层社会”。

对于中国中产阶层的定义,如果按照年收入超过11500美元计算,媒体估算中国中产阶层人数已经达到两亿两千五百万,而且到2020年,会超过欧洲中产阶层的总数。

这是很多经济学家和投资人对中国经济保持乐观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中国的中产人群会产生巨大的需求,并且会倒逼供给方进行升级。

但是,文章说,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中产阶层对自己被贴上的中产身份却没有那么认同。2016年盖洛普调查显示,58%的美国人认为自己属于中等或者上等阶层;日本曾有超过9成的人自认为是中产。相反,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是“被中产”,并不认为自己属于中产,或者认为自己的中产身份很脆弱。所以,近期房租上涨的新闻,才会让城市里的很多中产人群感到恐慌。尽管无论是按照收入标准,还是储蓄标准,他们都比国外的中产好很多。

文章说,其实无论是欧美还是中国,可能都进入到一个转折点,也就是软阶层社会,最大特征不是阶层固化,而是阶层流动开始出现柔性压抑,向上流动的通道变窄,向下流动的可能性真实存在。社会形态像一个S型,仍然存在流动性,但是向上流动比之前更难。

以上就是一位专栏作家对最近房租上涨问题和中国中产阶层的看法。

【GMEGA观点】 在这个文章里面有两个观点要讨论,房租上涨和中产阶级。实话讲,很难有一家机构的房租统计数据能够反映租房市场的全貌,因为租房成交不像买卖,不存在网签环节,有关部门也统计不到真实的价格;而线上房源平台展示的价格以及呈现出来的走势图,很可能是服务于经纪人提高或降低要价。也许租房价格的统计都是同比微涨、环比上涨、特定区域小范围上涨,但可以肯定的是,房租暴涨或暴跌的情况是不存在的。理由是供应和需求都很稳定,房价增值或贬值是非经常性损益的逻辑,房租增长或是降低则是经营收入的逻辑,两者很难合流。再来谈谈中产阶级的定义,无论是福布斯,还是世界银行统计都有些差异。在艾瑞2018年新中产人群研究报告,新中产定义群体界定标准如下;学历大专以上,职业以脑力劳动为谋生方式,收入分为未婚和家庭,未婚年收入超过15w/20w(二线)25w/30w(一线)。倘若计算有房有车的中国式新中产阶级,瞬间会刷下来一大片 “伪中产”,高房价永远是中产的噩梦,这也是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被中产”,认为自己的中产身份很脆弱。从阶层固化,向上的通道必然艰辛,向下的大门永远打开;到软階层,向上的通道变窄,向下流动的可能性真实存在。我们一方面要维持现有的阶层,一方面试着往上爬,没有走上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好比社会阶层从第一层到第一百层,你从第八十层现在上升到六十层已经是不错的事了,不要指望一下上升到第五层,在第五层的人资源比你不知道多多少,他可能只努力20%,比你努力100%能做的事还多,这就是现实。所以每个人对自己有一个比较客观的预期,比如你现在在哪个位置?要往何处去?这才是比较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