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张志东:腾讯组织结构面对的挑战

微信公众号“腾讯大学”发表了一篇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内部交流的谈话整理。其中,张志东谈到了腾讯在前一段时间遭遇到的批评。一种批评的声音就指出,腾讯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算法工程师,整个公司却缺乏一个强大的数据算法研究团队。而且,腾讯的数据分散在各个部门,至今也没有实现内部打通。

张志东的回应是:“鹅厂的组织变革是滞后了。”鹅厂是互联网圈,也包括腾讯内部对腾讯的称呼,因为腾讯的吉祥物是一只企鹅。

腾讯现有的组织结构,是2012年公司第二次大的组织变革之后形成的。当时组织的变革,主要是为了应对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的组织架构,在2012年之后,从原来以产品为导向的业务系统,升级成了事业群制,成立了互动娱乐事业群、移动互联网事业群、网络媒体事业群、社交网络事业群等。

马化腾在解释这次结构调整时说:“这次调整的基本出发点是按照各个业务的属性,形成一系列更专注的事业群,减少不必要的重叠,在事业群内能充分发挥‘小公司’的精神,深刻理解并快速响应用户需求,打造优秀的产品和用户平台,并为同事们提供更好的成长机会……”

张志东的评价是,这一次组织变革,帮助腾讯“从PC时代大踏步进入移动时代”。不过,最近这几年,因为新技术的成熟,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时代,也就是所谓的ABC时代的到来,让腾讯的组织结构受到了新的冲击。

原有的组织架构,是以部门和产品为单位的,一个产品,部门就可以自主立项,快速实验,这种方式有利于快速试错。但是在ABC时代,“因为数据中台建设的缺课蛮多,除了在技术上会造成许多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在大数据的应用上,带来很重的数据墙和组织墙的问题。”

腾讯之前在业绩以内部“产品赛马”闻名,这种做法“是在一些特定尚看不清晰的产品领域里,在一定的试错时间内,允许不同的产品团队有不同取向的探索。”但是,张志东认为,在非产品的层面,比如数据层面和人工智能研究层面,“过于分散的团队和过多的重叠方向,并不是理想的组织形态。这样会造成热点方向上许多重叠的浪费和数据不通的内耗,也会导致一些重要领域无人开进的‘无人区真空’。”

张志东还反省说,他在管理团队时,因为公司的产品线和跨度比较大,“各种忙于救火的事多,也没有能帮助到公司级的数据中台建设”,“这个结构性的矛盾,相信会是公司在云时代发展的一个大障碍。期待公司的核心管理团队痛定思痛,有大的变革决心。”

因为,中台建设需要的是比较长期的投入和耐心,不会立竿见影提升业务量或者公司营收。它更需要找到适合的演进节奏,也需要管理层能够克服短期阵痛比如部门利益冲突等问题。

以上就是腾讯主要创始人张志东对腾讯组织架构的一些看法,希望对你了解这家巨头公司有帮助。

【GMEGA观点】 腾讯从2012年的组织变革,因应PC到移动互联网的跨越,成立不同的事业群,发挥小公司精神。但在目前ABC时代,中台建设是重要的,张志东认为在非产品的层面,比如数据层面和人工智能研究层面,“过于分散的团队和过多的重叠方向,并不是理想的组织形态。这样会造成热点方向上许多重叠的浪费和数据不通的内耗,也会导致一些重要领域无人开进的‘无人区真空”,他认为组织的再次改革时间到了。腾讯在2017年可谓春风得意,它的股价一年内飙升了114%,并且在2018年1月涨到了超过476港币。在游戏方面,腾讯有国民级的手游产品《王者荣耀》;在金融上,微信支付同支付宝一直在鏖战,而且势头凶猛;在投资上,腾讯把优秀创始人变成朋友而不是对手的策略大受好评,在腾讯的被投企业中,有京东、唯品会、美团点评、58赶集、拼多多等一系列明星公司。与此同时,微信作为超级应用的地位稳如磐石。不过,2018年腾讯却遇到了阻碍,总市值下降了1500亿美元左右。在今年8月15日发布的半年报收入和利润都低于市场预期,8月16号开盘,股价跌到330港币以下。在此之前,腾讯的短视频业务非常不理想,和抖音争夺用户时间上看出竞争差异。通过投资构建的电商与新零售阵营,似乎没有对阿里巴巴产生实质冲击。主要的游戏业务,则受到了监管政策的冲击。腾讯在过去十几年从一个桌面即时通讯工具进化成为一个庞大的数字帝国,成为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在本次世界人工智能大会,马化腾也提出人工智能的研究者应该思考AI可知、可控、可用、可靠的四个问题,人工智能的基础在于数据,而数据的打通,需要靠组织各部门的协作,张志东提出的中台模式,在目前实践的跨度隔阂必然存在,中台该做不该做什么?如何与业务方良好协同?如何评估KPI?都成了腾讯组织变革必须面对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