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精选丨细分品牌的机会等7条

1.细分品牌的机会

携程执行董事长梁建章发表文章说,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存在以下三个趋势:第一是,服务业增长迅速。中国的服务行业如今只占到GDP的一半,离发达国家70%到80%的比例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服务业的迅速发展将催生出更多的细分服务品牌和细分的服务平台。同时,如果一个大平台的服务和产品太多,反而会冲淡品牌的品类辨识度。比如,无论是腾讯做电商,阿里做外卖,还是美团点评做旅游都会难以形成这个品类的品牌认知度,“覆盖过于广的APP容易失去自己的特性(identity)。看似什么都是,其实又什么都不是。”

第二是,消费升级。梁建章说,高频伴随着消费升级,会催生不同档次的品牌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要。同一个品牌很难服务好不同的客户群,专注服务某个特定客户人群的品牌会更具生命力。

第三是,个性化和社会化。随着服务行业规模的迅速扩大,不再仅仅按照消费档次分类客户,还会按照年龄、职业、兴趣等维度进一步细分。梁建章以旅游为例:年轻人会和年轻人扎堆旅游,老年人和老年人结伴旅游,亲子家庭愿意和其他亲子家庭一起旅游,这就把很多空间留给了很多小众品牌。

梁建章总结说,中国经济的下个阶段是服务业的黄金期,会遵循成熟市场的发展逻辑:大而全品牌的消费频率优势会被弱化,专注于某一产品或者某一客户群的品牌会更具生命力,“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虽然很难出现巨无霸平台(Super Platform)的机会,但是会不断涌现丰富的创业和创新机会。”

2.S2B商业模式的兴起

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在天猫智慧供应链开放日的论坛上,总结了他对新零售、新商业的思考,并提出新概念S2B(Supplychain platform To Business)。S指大的供应链平台,会大幅度提升供应端效率。B是生长在供应平台上的物种,可能是一位网红,也可能是一位设计师。一个大平台对应万级、十万级甚至更高万级的小B,让他们完成针对客户的低成本实时服务,理解客户的需求,寻找客户的痛点,再利用供应链平台对设计、生产和运输等的协同能力,完成对客户的定制化服务。曾鸣说:“未来的一切都是服务,产品只是服务实现的一个中间环节,S和小B之间既不是买卖的关系,也不是传统的加盟关系,而应该是赋能关系,这个模式将是未来五年最值得大家努力的战略方向。”

李翔:梁建章和曾鸣讲到的一个共同问题,是大型平台和细分品类的关系。大而全的平台机会的确在减少;依托于大平台的小的细分品类公司机会仍然存在。当然,携程和阿里巴巴都已经是大型平台。

3.有价值的数据资产,是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

《失控》作者凯文·凯利接受自媒体42章经采访时说,他认为未来拥有最多有价值的数据资产的企业,市值会是最大。 相较于人工智能,凯文·凯利认为未来虚拟现实(VR)更有可能创造出“互联网”量级的价值,因为“VR将创造出远超我们想象的数据,而那些有价值的数据资产,才是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VR技术,将有机会帮助企业完成数据收集的梦想”。 他说,特斯拉的市值超过通用证明了数据资产的价值,特斯拉到2016年底已收集了超过20 亿公里的数据,“手握这些数据,特斯拉能够清楚地知道顾客的行车轨迹和车辆使用情况,更重要的是,这有助于其实现全自动驾驶的目标,而相比之下,通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凯文·凯利举的另一个例子是亚马逊。亚马逊能够连续20年不盈利,但市值超过营收是其5倍的沃尔玛,也是因为亚马逊拥有的数据。亚马逊的云服务,对外能够大幅降低企业前期基础设施成本,对内能够获取丰富的交易数据和用户偏好数据。

李翔:顺丰和菜鸟因为数据产生分歧,甚至不惜在媒体上撕破脸,也能让人感受到前沿公司对于数据资产的争夺,已经激烈到了何等程度。

4.通用只是做了一辆电动车,而特斯拉做的是一辆智能汽车

“车和家”创始人兼CEO李想在混沌研习社的课堂上说,特斯拉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智能汽车,这家一年只卖10万辆车的企业,市值超过了卖900万辆车的通用汽车,根源在于“认知能力”。李想说,我们过去看到的大部分商业和产品,都是工业革命后产生的,讲究控制、不犯错、精益求精,传统的汽车厂商就是这种工业思维的坚定遵循者,所以通用出了一款电动车,认为只要里程跟特斯拉一样,价格便宜,就能卖得好,但结果在美国只卖了几百台。现在很多人在谈“互联网+”,认为汽车装了4G,能联网就是智能汽车,这是一种认知错误。上网谁都会,并不难,互联网最难的在于打造超强的互联网系统,要有运营系统,上接云端、下接帐号;能够连接所有的服务、外部硬件和应用;还要有非常强的数据能力去获得软件、硬件以及用户的所有数据。所以,通用只是做了一辆电动车,而特斯拉做的是一辆智能汽车,这是本质的不同。

李翔:“互联网思维”最火的时候,工业界和互联网界就有一种争论:互联网到底是一种工具,还是一种思维,或者说是一种系统认知。传统行业企业家倾向于认为它是一种工具,只要嫁接在自己身上就可以;而互联网企业家大都认为,它是一种系统思维和方法论,这也造成了传统企业的“转型”困境,因为转型需要公司彻底改变基因,而不仅是嫁接一种技能。毕竟,会飞的老虎只存在想象中。

5.衡量产品的关键是价值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说,衡量产品他认为最关键的是价值。什么是价值呢?“你要帮助客户解决什么问题,这件事情就是你要实现的一个价值。”价值如何衡量?李想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对用户而言,价值衡量只有两个(方式),一是用户愿不愿意为你真正付出时间,另外一个是用户是否愿意为你真正付出钱。” 李想提到,2008年时他们招来一个刚毕业的产品经理,后来成为产品总监了。这位产品经理当时提出一个反常的理论,“做产品的时候只谈价值,不谈体验”。这个理论不同于流行的互联网产品领域强调用户体验的思路,而是强调更根本的价值问题。 李想说:“我们后来一直是按照这个方法去做产品。”

6.学习阅读和写作可以改变成人的大脑

《新科学家》官网在5月24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学习阅读和写作可以改变成人的大脑。一个德国的研究团队为了探求文化是如何改变大脑的,选择了阅读和写作这两项技能进行研究,因为这两项文化技能在进化史上出现的比较晚,人类还没有机会进化出专门的基因。他们在印度农村做了一项实验,在两个村庄招募了30名印地语成年人,平均年龄约31岁。然后,教其中21个人阅读和写作,另外9个人不教。实验持续了6个月,研究人员分别在六个月期间、之前和之后对参与者的大脑进行了扫描,结果发现,已经学会阅读和写作的人的大脑发生了重大变化,而且进步越大的人变化越明显。比如,负责学习的大脑最外侧皮层活动明显增强;负责协调感官和运动的丘脑和脑干,表现也更活跃。丘脑和脑干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控制注意力,所以,学习阅读和写作也许是一个增强注意力的好方法。

7.告诉同事你周末做了什么,就能改善企业文化?

37signals公司是美国一家小而美的网络应用公司,曾被《连线》杂志评为2008年十大最值得关注公司。37signals的创业和管理理念也很受人关注,出版过畅销书《重来》等。37signals联合创始人贾森·弗里德(Jason Fried)在一篇文章中解释他是如何维护和建立公司文化的。 贾森·弗里德说:“让从不一起工作的人之间有分享时刻,这样的小时刻就能增强彼此的了解,增强企业文化。” 比如每周一早晨,主动问公司每个人:“你上周末干了什么?”这让每个人都会有规律地敞开一点儿他们的世界,也让每个人都成为有风格的个人,而不只是同事。再比如他们每月会有一次活动,几个创始人会在全公司随机选取五个人进行一小时即兴的视频群聊。这五个人,有新人也有老人,来自不同的部门,在一小时里聊除了工作以外的任何事,聊天内容会在公司通报,即使没参与聊天,也可以读到有趣的记录,就像你在现场一样。

【GMEGA观点】  七年前的3Q大战是争用户端, 腾讯QQ医生(电脑管家)vs360。最近顺丰和菜鸟因为数据产生分歧,甚至不惜在媒体上撕破脸,也能让人感受到前沿公司对于数据资产的争夺,已经激烈到了何等程度。人工智能的基础是数据,只有将线上数据和线下数据融合,建立更精准的客户画像,才能促使服务升级消费升级,比如餐饮业根据客户的口味偏好来设计新的菜式,根据性别年龄来设计优惠券,根据周围客户来源投放广告,餐饮数据的建立将由客户标签到门店数据,最后形成商圈数据倉。

GMEGA地图2.pngZ)({$%ZPK$([()5T45%JJJ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