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GMEGA分享】精选|进入技术暴力时代

1.从“实力暴力”到“技术暴力”

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与第一财经研究院副院长林纯洁在《第一财经日报》发表文章指出,技术的发展正将人类从“实力暴力”的时代推向“技术暴力”的时代。他们认为,在“实力暴力”时代,拥有最强实力的机构拥有控制权,即便是那些已经非常庞大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其实力也难以和由民众支持、掌握国家机器的政府相比。但现在情况却已经不同,掌握最好最新技术的人已经拥有了为所欲为的可能,而其他人只能任其宰割,优势并不总是在民众一边。

澳大利亚国家药品和酒精研究中心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该机构的“毒品趋势项目”从2013年开始就追踪暗网市场(在互联网上公开搜索不到的地下信息网络)的毒品交易,他们发现在暗网市场上,经常会出现不同势力之间互相攻击服务器的行为,其中包括技术天才对那些政府也难以撼动的网络毒品交易网站进行勒索。他们认为,技术进步推动的犯罪、洗钱和恐怖主义从行为上越来越难以被侦测与阻止,全球应对机制的缺失更加剧了这种局面。只要犯罪存在利益动机,其行为就可以通过货币的方式进行追踪,保证货币的可追踪可能是我们面对不断兴起的运用科技手段在全球搭建非法和犯罪网络的最后堡垒。如果我们放任基于加密技术的数字化货币游离于监管系统之外,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2.很多创新是不经意的边缘地方出现

马化腾在接受《管理视野》杂志采访时,谈到了对创新的看法。马化腾根据腾讯内部摸索出的经验,认为内部的良性竞争很有必要,“往往自己‘打’自己,才会更努力,才会不丢失一些大的战略机会。”如果不做,行业里总有人站出来做一个抓住机会的产品。正因为微信是从内部竞争的打拼中脱颖而出,这让它足够强壮,能够在外部竞争中站立得住。“我们的经验是,在公司内部往往需要一些冗余度,容忍失败,允许适度浪费,鼓励内部竞争和试错。创新往往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不创造各种可能性就难以获得真正的创新,有时候为创新而创新反而会让创新动作变型。”

腾讯也走过弯路,过去搞了一个研发中心,结果发现干的都是重复性的产品工作,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创新。马化腾认为事后看,很多创新点,并不是我们搞一个创新部门,你们只干创新,就能做出创新来。别的部门就不做创新吗?现实不是这样的,很多创新往往是自下而上的,总是在不经意的边缘地方出现。比如微信,不在成熟的无线业务里面诞生,反而是在以前做邮箱的广州研发中心诞生。今年的“王者荣耀”是由不太受人关注的成都团队做出来。如果企业完全自上而下,说看好了往哪边走,这样往往企业没有活力,很僵化,尤其在互联网变化特别快的产业非常危险。

马化腾喜欢一个比喻叫“兄弟爬山”,大家努力看谁先跑到山顶,这就像腾讯内部竞争的方式。在试错阶段,原则上鼓励大家都可以来试,就是自下而上的方式。评判试错结果以用户和市场为客观标准。腾讯往往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两种方式的结合。

李翔:我曾问过一个在腾讯工作过多年的人,腾讯的这种内部竞争,不会带来资源的浪费吗?他回答说,如果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错过了那些影响格局的创新产品,比如微信,会带来什么后果,这些浪费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3.“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可能被新事物摧毁”

戛纳创意节主席特里·萨维奇(Terry Savage)接受钛媒体采访时,回答了“传统创意人应该如何面对科技”的话题。萨维奇认为:“对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创新并不是机器学习的主要部分,因为机器只是我们的工具,我们拥有的工具越多,就越能帮助我们更好的进行创意。”他介绍说,去年出现了一个关于数据的技术,这个技术可以把颜色的数据收集起来,通过机器进行绘画,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技术,这种创新才成为现实。萨维奇说自己对新事物的看法很简单,新事物出现了,如果你消灭不了它,那就跟着它走,因为不前进就会后退。面对发明创新,如果你不去接受它,“这个行业可能就会停滞不前,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可能被新事物摧毁”。

萨维奇说,即使你做到了行业顶尖的时候,也要随时关注新事物,并改变我们的理念、态度和方法,而不是被动地做出反应。对于任何行业都是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随时的改变。

4.投资机构要分清两种风口

新希望集团副董事长、厚生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航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说,他认为有两种风口,一种是“所谓的行业的高峰低谷期的判断”,需要去重点关注;另一种风口,就是资本扎堆、不顾一切给出一个估值。王航建议投资机构要分清这两种风口,厚生资本首先会保持对其他领域的新鲜关注度,获得跨界创新对自己所专注的产业方向上的启发。其次会多关注产业周期,挖掘利润增长的空间,这个过程中会考虑结合“风口”,但不会去赌风口。第三,不会通过财技去进行跨市场套利,而是要进行跨市场创利。王航说:“投资一个企业是要看市场产出,而不是去比拼资本故事——我们不想做零和游戏,自己赚够离场,把遗留问题传递给下一个接盘的人,我们要做的是创造价值。”厚生资本成立7年,投了三十多个项目,其中早期占到10%,成长期是50%,成熟期是40%。投资领域聚焦食品、消费。

5.“我永远不会不切实际”

前一段时间有一部大火的电影《摔跤吧!爸爸》 。这部电影在中国上映时被剪掉了20分钟。《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就问主演阿米尔·汗,如何看待这个事情。阿米尔·汗回答说:“删减是考虑中国观众的感受。电影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向观众传达出你想表达出来的内容,但是你拍出来的东西没人愿意看,那你就达不到最基本的目的,就是失败的。所以要考虑用什么方式让观众们接收到我们想要传达出的内容。印度观众和中国观众观影习惯有很多不同之处,所以我们一定要考虑到中国观众。删减的内容并不影响电影故事性,使得电影更加紧凑。”

阿米尔·汗是印度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他的电影一直都在表达他对很多严肃问题的思考,比如性别不平等、宗教、教育等。但同时他又非常善于兼顾电影的商业性和娱乐性。阿米尔·汗在接受《印度时报》采访时的话最好的表达了这一点:“我开始做演员时,我就明白要尊重商业规律。我永远不会拿别人的钱做实验。我希望每个与我的电影有关的人都能赚到钱。虽然自己处于一个对创造性有要求的行业里,但这依然是一个生意,我永远不会不切实际。”《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大陆的票房超过了12亿。

李翔:社交软件Line的创始人森川亮曾经说过,如何定义一个产品是好产品?定义的标准不应该看产品生产者自己认为它的质量有多好,而要看用户是不是认为它好,愿意使用它。阿米尔·汗是一名演员,但是他要表达的意思,同一个企业家是相同的。

6.坚持是唯一一个,能可靠地预测未来成功的因素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01年成为谷歌CEO,那时他管理几百名员工。而今他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长,Alphabet拥有6万多名员工,市值约为6630亿美元。埃里克•施密特接受领英(LinkedIn)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采访时说,随着谷歌的扩张,他与谷歌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一起开发了各种寻找人才的方法,比如同侪采访、测试等。施密特最后发现,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或一家大型企业来说,求职者的两个特质比任何事情都重要——那就是坚持和好奇心。

施密特说:“坚持是唯一一个,能可靠地预测未来成功的因素。第二点就是好奇心,‘你关心什么?’ 坚持和好奇心结合在一起,就能很好地预测员工能否在知识经济中成功。”施密特说,在招聘过程中,如何发现这两个特质比其他的发现更重要,最后才应该问自己是否喜欢和那个人一起工作。

【GMEGA观点】 施密特说:“坚持“是唯一,能可靠地预测未来成功的因素。爬楼梯上班已经有十年,不管多晚或者拿着多重的东西,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公司曾经在20楼,夏天的时候先爬到10楼,休息一下,再慢慢上去。每次分享的时候都会说,爬楼梯不是在锻炼体力,而是在锻炼意志力,每天做一个俯卧撑不难,但天天做很难,每周背10个英文单词不难,但周周背很难,这时候就需要一些坚持。最近令人比较遗憾的新闻,拍【看见台湾】的齐导因为梦想而坚持,虽不幸罹难,但精神永存,而这份坚持,一定会再传承下去。

GMEGA地图2.png

Z)({$%ZPK$([()5T45%JJJ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