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全渠道O2O整合打造门店盈利新格局

【国兆分析】盒马生鲜的“十年北漂之旅”!

盒马嘴大,吃遍天下”这是盒马鲜生的一句宣传语,乍听之下,也许能联想到这是一个和餐食相关的品牌,还有一股莫名的喜感,但直到看到盒马的线下门店,你才会对盒马生鲜有一个理性的认识。

 

第一次听说盒马鲜生是2016年夏天,上海的朋友告诉笔者,当地开了一家只能用支付宝的网红超市——盒马鲜生。几个月后,这个在上海已拥有8家店的“盒马”进军北京的消息不胫而走,随着时间推移,盒马北京首店真的要来了。近日,速途网采访了盒马CEO侯毅,这个零售老兵带来了他未来10年的蓝图。

 

盒马鲜生CEO侯毅与笔者


 满足消费者及时性需求用线下解决线上痛点 

 

在外界看来,盒马鲜生是以一家通过线上APP和线下门店为基础,提供生鲜食品和餐饮服务的互联网公司。盒马以清新的形象出现在互联网圈,而它的掌舵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零售老兵。

 

说侯毅是一个零售老兵一点儿不夸张,87年创业做零售,到如今已经30年。如今,他带着盒马鲜生进京,为北京消费者会带来什么惊喜?首先,我们要听一下侯毅是如何定义盒马的。

 

盒马是基于对过去的了解,未来的展望,展现技术驱动为零售业带来的变革”,侯毅这样解释盒马,听上去这样的释义有些笼统,但他补充道“盒马能解决消费者的即时性需求,只要盒马能解决不同场景的及时性需求,就能找到未来新零售的窍门。”。

 



据介绍,为了满足消费者的及时性需求,盒马在做两件事,其一为打造“店到消费者的体系”,其次为“场景设计”。侯毅表示,场景设计是整理人在哪些场合下会产生需求,人大多数时间在三个地方,家、公司、周末的购物中心,基于这三个场景去构建商业体系。如果可以将自己基于场景构建的商业体系做到极致,超过现有便利店、超市、饭店,那么新的商业模式就诞生了。

 

基于消费升级,在这些场景下去想消费者重新带来的需求,运用线下实体店解决原来线上解决不了的问题”,侯毅认为这是新零售的核心。

 

 都在讨好年轻人,盒马怎么出招? 

 

如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想尽办法取悦年轻人,因为他们是消费的主要群体,盒马自然也不例外,那么盒马能够为年轻人带来什么价值呢?

 

针对此问题,侯毅首先谈到了年轻人对于生鲜的要求。他认为,生鲜本身要解决两个问题


首先是解决新鲜度的问题,能否通过新技术将新鲜度做到极致。据速途网了解,目前盒马已经与上海崇明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与旗下近2000亩的现代化生态农产品基地建立直采关系,半夜采摘,早晨到店。

 

其次是解决商品品类结构符合年轻人需求的问题。侯毅特别提到了“懒人经济”这个词,“很多年轻人不太会做饭,他们偶尔做饭只是为了玩一玩,图个开心。所以你要满足他的成就感,让他感觉做起菜来有大厨水平,基于这一点,我们推出了半成品菜,让做菜变得更简单。”

 

对于未来的消费需求,侯毅认为更多是以“玩”为消费需求,吃饱已经远远不够了,还要吃好、吃得开心,最终为追求美好的生活方式以及精神方面的愉悦。据速途网了解,目前盒马鲜生会选择周末的时间,在其线下店开展一系列的亲子活动。

 

 本地化问题与未来的新玩法 

 

海外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需要面临本土化问题,比如优步、爱彼迎,而其实不同城市,仍然有不同的性格。北京和上海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盒马进军北京,侯毅其实也同样考虑到了这一点。

 

侯毅坦言,北京的生意要比上海好做的多。这是源于上海人是全国最理性的,对于食品的的讲究程度高于北方;其次,北京的菜场少于上海,其新鲜度无法保证;最后,北京上班路程相对较长。这些因素导致北京对于上门服务的需求会更强烈。

 

同时,盒马针对北京与上海两地商品结构差异大,口味不同等因素,专门打造了北京的团队,而在其他服务品质方面,比如半小时送达、前后仓比例等,侯毅表示不会改变。

 

采访中侯毅还透露了今年盒马在开店模式上的创新——主题型超市。他以上海举例,将海派文化、外滩等标志性元素融入超市,让消费者感受到好玩,而北京也在考虑这种新店模式。

 

速途网联想到首富王健林所打造的万达城,也是基于地区主题而建的游乐场所,而王健林的目标是要挑战一直处于垄断地位的迪士尼,那么盒马在这场新零售战役中所扮演的也是挑战者的角色。

 

或许我们可以感受到作为新零售代表的盒马在开拓市场方面,不同于其他互联网公司的简单复制,而是针对不同地区的特点做专业的本地化运营,通过玩法上的不断创新,维持既有用户群的活跃度,不断吸引新用户的到来,速途网认为这或许也是盒马进京的底气。

 

 盒马的第一个十年战略 

 

回顾中国互联网公司历史,创业公司十年是个坎,很多非常有名的公司不能保证持续的创新力,最终面临生存问题,如何活得长久,敢想百年老店,是对当今企业家战略眼光的考验。

 

对于盒马的构想,侯毅认为做盒马这个项目不是一天两天,而是从十年战略来看。他讲道,在B2C电商时代可以用5年的时间将物流体系建起来,而如今也相信盒马可以用5年时间进入全国一二线城市。

 

十年以后盒马的价值是什么?”记者还是想问出这个问题。

 

没想到侯毅的回答很果断,“十年以后一定是一个IoT时代,5G的普及等等已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这个时代到来时,谁预先布局谁最后就是胜利者”。正因为如此,盒马在拓展的脚步也会慢一些,侯毅讲道,“我们开店到北京,顺利的话就快一点,不顺利就慢一点,以10年为范围看,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

 

而对于盒马能否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的问题,侯毅认为,盒马未来会一步一步走下去,但模式上肯定会有差别。他拿农村举例,盒马会结合农村的特点,解决农民的及时需求,对于好的牛肉、鱼以及稍微略高档的蔬菜,但目前主要还是专注于做好上海与北京市场。

 

盒马作为新零售的代表,同时也是互联网公司,侯毅对于互联网企业与实体企业的区别这样解读:“互联网公司更愿意为创新付出成本,更新迭代”。

 

做企业不易,做互联网企业不易,做线下企业不易,或许盒马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正是因为侯毅想得很清楚,对于盒马的10年规划也让我们看到盒马的长久愿望。

GMEGA地图2.png

Z)({$%ZPK$([()5T45%JJJE.png